捧著新農村建設辦公室負責人的頭銜,拿出江蘇濉寧縣委新農辦領導小組的紅頭文件,4年前,濉寧縣農民徐旭搖身一變成了“公家人”來安徽招商,廬江縣三人與其簽下了投資新農村建設的協議。
  “在先後投入了500多萬元之後,發現這個項目是個無底洞,之後在高利貸的威逼下退出。”多年來,血本無歸的陳朝暉等投資人至今仍奔走在討說法的路上……
  招商 投入300萬建設新農村
  昨日,在安徽廬江縣,記者見到了陳朝暉、陳延秀(投資人之一陳躍龍的妻子)等人,為躲避高利貸債主,他們已多日沒有回家。而回憶起四年來的經歷,他們說,恍若做了一場可怕的夢。
  2010年4月,經老鄉介紹,江蘇省濉寧縣濉城鎮的徐旭來到廬江。陳朝暉等人在廬江當地做過一些工程,徐旭此行就是來招商的。
  “我們的工程項目是新農村建設,是政府的面子工程,談不上什麼風險。”徐旭說,總工程近24000平方米,但陳朝暉等人只要投入300萬,項目就可以運作,而且市場利潤回報豐厚。為打消陳朝暉等人的顧慮,徐旭主動拿出濉城鎮政府批准他為“七井村新農村建設辦公室主任”的材料,以及濉寧縣委新農辦領導小組確定七井村為該縣新農村示範村的紅頭文件。
  陳朝暉對外地人招商多了個心眼,他獨自前往濉寧縣濉城鎮政府,經過詢問,徐旭出示的上述材料和文件都是真的,絕無虛假。
  打消疑慮後,2010年5月21日,陳朝暉、陳躍龍、陳曉武三人同意各出資100萬元,正式與徐旭簽約,投資濉城鎮七井村新農村建設項目。隨後不久,投資款全部到位。
  退出 高利貸纏身被迫離開
  項目正常運行兩個月後,協助徐旭管理收支的陳朝暉發現,資金缺口很大,並非徐旭當初所說的政府會有資金投入。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工程隊和材料供應商紛紛找上門要錢:“新農辦的人說了,你們沒有錢,所以我們得提前結算”。
  “我們將情況向濉城鎮政府做了彙報,政府要求我們完工再說。”陳朝暉說,在徐旭的催促下,他們只得返回廬江借錢,臨時籌集大筆資金肯定有困難,於是他們借了240萬高利貸,七井村新農辦向他們出具了借條。
  但在240萬高利貸投放進去之後,徐旭仍然沒有弄到銀行貸款和新農村建設的財政扶持資金,工程再次面臨停工。陳朝暉等人再也籌不到錢。
  徐旭告訴記者,在此情況下,只能在當地借高利貸。在徐旭的運作下,一筆筆高利貸進入工地。漸漸地,陳朝暉發現,高利貸越滾越多,房子還沒有建好,許多房子已抵押給了高利貸,還經常有人上門催討高利貸,陳朝暉他們還多次受到威脅恐嚇。“不行,這個項目是個黑洞,最後會被高利貸吃掉。”陳朝暉三人向徐旭提出了質疑。
  “如果你們不放心,就退出吧,你們投資的錢到時會還給你們。”徐旭說。
  有了徐旭這句承諾,2010年12月底,陳朝暉等人向濉城鎮分管此項目的鎮人大主席孫梯芬做了彙報,於是決定退出,將工程完全交給了徐旭。
  討債 承諾退款卻一拖再拖
  採訪中,徐旭向記者認可了上述陳朝暉的說法,“我同意他們退出的,他們投資的錢肯定會還。”
  回到廬江後,陳朝暉等人開始等待徐旭還款。但一等就是幾個月,徐旭並沒有任何還款的跡象。氣憤之餘,陳朝暉等人通過網絡,訴說了他們的遭遇。很快,他們就接到了濉寧縣委督查室和徐州市委督查室的回音,感謝他們來江蘇參與新農村建設,表示會儘快歸還他們的投資款。
  這些政府部門的回覆,的確給陳朝暉等人吃了定心丸,一等又是大半年,卻依然沒有一分錢還款。一直到2012年1月份,由濉城鎮人大孫主席經手,陳朝暉等人才拿到了16萬元。隨後,徐旭也給了他們15萬元。之後還款計劃再一次擱淺。去年農曆年關,在當地政府協調下,徐旭又拿出了18萬元。
  今年5月份,濉城鎮政府出爐《關於七井新農村建設遺留問題的調查報告》。報告指出了該項目沒有按市場化運作公開招投標的事實,存在非法借貸、財務制度不健全、項目部管理混亂和村幹部亂作為多個問題。“調查顯示,還剩下23套房,總價值600多萬,還清投資款沒有問題。”鎮政府有關負責人如是說,並要求陳朝暉與徐旭對接。
  但就在陳朝暉與徐旭多次對接之後,他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鎮政府調查所剩的23套房,在調查之前,被徐旭銷售了6套,其餘的也早已抵押給了高利貸。
  “鎮政府的調查報告與事實有很大出入,這不應該。”在濉寧縣採訪,縣政府一名工作人員說。
  維權 決不放棄但並不自信
  在發現這一事實之後,陳朝暉等人再次找濉城鎮政府交涉,“徐旭是鎮政府任命的新農辦主任,七井村新農村建設項目是政府主導項目,你們必須給個說法。”
  “徐旭只是‘臨時性’幹部,是為這個項目而設立的,並不是通過正規程序錄用的國家幹部,他與你們的投資糾紛只不過是經濟糾紛,你們自行商量解決,與鎮政府無關。”陳朝暉等人得到這樣的答覆。
  眼看維權無果,陳朝暉決定走舉報之路。在核實現存房產的過程中,他意外發現,原來價值40多萬元的兩套房子,被七井村支書武懷長簽字以14萬元的價格“獎勵”給了村民。“我們蓋的房子,村支書憑啥拿去獎勵?”
  日前,記者再次與徐旭取得聯繫,他依然滿口承諾:陳朝暉他們投資的錢一分不會少。
  昨日,剛從濉寧回來不久的陳朝暉顯得一臉疲憊,面對今後的維權之路,他表示決不放棄,但他並不自信,“如同霧霾天,讓人看不透,難以破解。”
(原標題:投資“新農村”掉入高利貸陷阱 廬江投資人血本無歸四處躲債,至今仍難討說法)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nlnnied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