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江蘇淮安柴米河為區域主要排澇河道,河道兩邊居住著大量居民。據村民反映,柴米河最近幾年河水越來越臟,發綠的河水常年散髮著陣陣怪味。4月25日,江蘇省市政風熱線聯動直播走進淮安。住在河邊的陳女士帶著一瓶河水走進直播現場,並當場向環保局局長下跪,請求儘快治理柴米河污染問題。
  不為五鬥米折腰,卻為一口水下跪。舊時草民拜見青天,鳴冤訴苦,才需跪拜叩首,求其為民做主。而今,權為民授,政府為民所雇,“民主”實乃公民做主,而非為民做主。按說不該出現這種有著濃濃穿越感的攔轎喊冤,跪拜陳情的一幕。但是看了那個“反四風、樹五德”的聯動直播,看到陳女士捧著污水樣本,從上臺就開始情緒激動地訴苦,到突然屈膝的那一瞬,任何有過相關污染閱歷經驗的,或許都不會裝外賓指責這位大姐“膝蓋太軟”,缺乏現代權利意識吧。
  那近乎是一瓶“墨水”,而如果將這瓶墨水放大千萬億萬倍,然後還讓你世居於此,你或許也會有著陳大姐同樣的崩潰與絕望。雖然有些地方口音,聽不甚真切,但她在視頻里有句話,還是大致聽懂了,我翻譯一下大意是,“我們這麼大歲數,死就死了,我今天來主要訴求就是,為了後代子孫,也要儘快還他們一個碧海青天。”
  不管是以何種方言說出來,只要你目睹或置身於現時這種大氣、土壤和水源,立體全方位污染格局中,只要你是三四十歲以上,特別是為人父母者,大概都很難不被這句話擊中。就算你脾氣再好,有時你都可能摟不住火。現場被提問時,清浦區一區長竟然根本不知道柴米河污染事件。看到這,你不能不理解官民認知和體感斷裂有多嚴重。這邊廂逼得下跪祈求,那邊廂居然第一次聽說。
  更讓人氣短的是,可能有這個面對鏡頭直播下跪的機會,都要得益於江蘇省的“大幹一百天、環境大掃除”的環境整治運動,已經“反四風、樹五德”的部門聯動活動。運動執法,本就不是長效之計,在這個運動中還發現,原來那些司空見慣,民眾深惡痛絕的庸常的惡,如污染之惡,之所以成為難纏的頑疾,與鏡頭下才呈現出的某些官員無辜訝異之狀不無關係。
  柴米河,這個名字本該聯想到百姓立命之本的柴米油鹽,現在卻污水肆流,疾患不斷的污染之源。多少“柴米河”正遭滅頂之災,多少飲用水,面臨無妄之厄。陳大姐手裡的墨水瓶,何時能換成清水罐?百姓“為水一跪”之後鐵腕治污的背水一戰,何時到來?未竟之問,未竟之業,都需要明確答覆。李曉亮(四川職員)  (原標題:鐵腕治污:“為水一跪”後,是背水一戰)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nlnnied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