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紫薇
  中新網北京9月14日電(上官雲) 14日下午,著名女主播胡紫薇攜新書《如何成為一個妖孽》做客騰訊書院,與百餘位讀者分享創作心得。她表示,自己寫東西80%是被逼,20%因為被罵:“但寫書是一種修行,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自己的成長變化。”同時,她在總結自己的從業心得時表示,電視人就是“手藝人”:“我對自己的能力也有這麼一點自信,當用收視率說話的時候,我還是知道如何以此證明自己。”
  新書出版:寫書出書都是一種修行
  近期,胡紫薇的個人隨筆集《如何成為一個妖孽》出版,新書涉及面很廣,談時事、評論鄧文迪。曾有人表示,這本書的題材不好歸類。胡紫薇說,這源自她“不能長時間以一個姿勢面對自己”:“我不能被規範寫作,當你成為一個職業寫手的時候,或許意味會面對更多的數字(評分)”
  “我之所以寫東西,80%是被逼,20%因為被罵,就是在微博上發表了一些見解,被罵的很厲害。這樣一來逼著我思考。”胡紫薇解釋道,“寫書與出書都是一種修行。在這個過程中你會經歷很多事情,看到歷年來自己的成長變化。”
  不過,胡紫薇坦率的表示,“寫作”逐漸變成一個很俗的詞,當有一個固定的創作對象的時候,比如要面對20到30歲都市白領的,就不得不在某種程度上把觀點進行化妝,不管媚俗還是“媚雅”:“我有自知之明,深知自身水平,書中的東西基本體現我的思維寬度。”
  對於新書可能受到的評價,胡紫薇表現的十分淡定:“就好像一朵花開在哪裡,讀者覺得它很美好。我覺得更美好的是,書里沒有向討好誰,這對於我現階段的生活來說很重要。”
  主持人生涯:曾堪稱“勞模” 稱電視人是“手藝人”
  比起新近被冠上的“作家”頭銜,胡紫薇更常被打上的標簽是“媒體人”:曾供職於北京電視臺主持節目,廣受歡迎。進入北京電視臺後,胡紫薇度過了一段很“拼”的時光,堪稱“勞模”:最多的時候一周主持八期節目,還要參與制作。回過頭來審視這段時光,胡紫薇發現自己最大的特點:“我的大腦一時一刻都不能停,屬於外表平靜、內心奔騰那類人。”
  但這樣的狀態讓胡紫薇覺得和正常的現實生活差距太大,她形象的將之比作芝麻醬:放久了會沉澱,會水油分離:“我就覺得自己像下麵的那層醬,越來越沉重、板結。上面的油就是我每天瞎琢磨的事,比如怎麼打扮自己。那層油都漂在那,把自己心裡都塵封起來了。”
  按照胡紫薇的說法,《如何成為一個妖孽》的出版則是把沉澱的芝麻醬“泄掉”的過程,“不管大家喜歡與否,我都是真誠的以我手寫我心。”
  但回想起七年前離開電視臺的決定,胡紫薇沒有一秒鐘的後悔,因為她認為這個選擇是正確的。胡紫薇說,放下名利對自己的生活是好事,更少被打擾,“我對自己的能力也有這麼一點自信,當用收視率說話的時候,我還是知道如何以此證明自己。”
  “電視人應該對自己有一個特別明確的定位,就是一個手藝人。這個手藝有了,就一直都有。”胡紫薇篤定的總結,“不管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都是內容為王。”
  生活經歷:感情空窗期少 擺脫痛苦靠“觀察”
  由於曾身為著名女主播,胡紫薇的感情生活一直頗受關註。她常說,自己在20多歲之前一直生活在一個在數量上、權力結構上都以女性為主的體系中:家裡面有爸媽、我妹妹。她笑著表示,”可想而知,這些年我爸活的並不容易。但是也有好處:給他一個真實的機會長時間觀察女性。”
  “我爸曾經這麼樣評價我們家的三位女性,說我們仨正好代表的這世界上的三類女人。我媽母性強,我妹妹女兒性強,我是妻性強——他沒好意思說我離了男人活不了。”胡紫薇一邊爆料一邊笑,“本來我覺得我挺‘亂’,但上網後發現自己實在差的太遠。”
  相對而言,胡紫薇的感情空窗期確實很少,她解釋為不能夠接受長時間自己跟自己在一起,而“食色”是特別容易讓人和物質,和現實連接起來的手段,無論吵架還是談天說地,生活總是被占滿的。
  “曾經有人說,為何我愛上的就是一個人渣?”胡紫薇也分享了自己擺脫痛苦與迷惘的“秘笈”:“如果偶有彷徨,從戰略上講不妨‘沉迷’,但不要一直這樣下去。深陷痛苦也可以觀察痛苦,不要著急否定。這是一個心理訓練,但真的有效。”  (原標題:胡紫薇:電視人就是手藝人 我對自己能力有自信)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nlnnied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