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0月30日電(新華社記者謝鵬) 近期,海內外媒體關註到有關中國投資的兩件事:其一,李克強總理日前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為社會有效投資拓展更大空間。其二,中國對外投資金額有望很快超過吸收外資金額,中國將成為一個資本凈輸出國。
      “中國經濟增長長期過度依賴投資”——此言常被國際人士用以給中國經濟“挑毛病”。然而,對這一判斷,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有著不同看法:“我的一個基本觀點是,外界對中國經濟中的投資比重存在高估。”他說:“投資的增長,尤其是民間投資的增長,仍將是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拉動力量。”
      的確,從近年中國經濟現實情況看,雖然在鋼鐵、煤炭等領域存在投資過度,但在城市軌道交通、環保產業、城市公共服務、戰略新興產業以及大宗商品進口替代產業等方面,依然存在巨大的投資缺口。
      蔡洪濱還認為,在進入轉型升級的新階段後,中國投資的本質問題更多的不是金額的多與少,而是效率和效益的高與低。
      “投資是中國經濟增長故事中的關鍵詞彙。儘管中國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已經世界第二了,但投資還是十分重要。以前是靠投資規模和速度,現在開始轉向尋求投資質量和效益;從前主要是國內投資,這幾年開始全球佈局了,”加拿大籍投資人弗蘭克·武也持類似觀點。
      應該說,中國政府對於投資夯實中國經濟基礎,提供長期增長動力的重要意義有深刻認識。本屆政府執政以來,一直把如何化解短期融資長期投資的期限錯配風險,如何提高投融資效率,如何激發民資投資積極性等諸多問題放在重要位置。
      “創新投融資機制,在更多領域向社會投資特別是民間資本敞開大門,與其他簡政放權措施形成組合拳”——近期國務院常務會議釋放出的訊息很明確:中國投資並不完全是錢的問題,而更多是轉向創新運作機制,構建制度環境。
      本次會議再次提到了對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融資側重。其實,自去年以來,在水電、核電、電信、鐵路,能源和內河航運等關乎國計民生,同時又與實體經濟密切相連的基礎設施領域,投融資創新已經成為“熱詞”。投資補助、基金註資、擔保補貼、貸款貼息等,政府和社會資本正在尋求合力。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刊登的一篇伊恩·米爾斯撰寫的文章說:“中國的項目融資逐漸引入某種形式的市場參與。這將會改善資本配置的總體質量。”
      有海外觀察人士指出,中國投資之變的背後,正是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從要素驅動,向效率驅動和創新驅動轉變的過程。經濟增長質量的改進中,資本效率是其中的“樞紐變量”。
      在這種轉變發生的同時,中國投資近年來另一個顯著特點就是走出國門,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資源。從政府推動成立的金磚銀行、亞投行等大型開發類金融機構,到包括大量民營企業在內的海外投資項目,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資本版圖中一個世界級角色。
      更重要的是,中國投資“走出去”的過程中,把創新機制的內部基因同樣帶到了海外。比如,有些分析人士就註意到,儘管在亞投行啟始階段,中國資本占較大比例,但其框架設計非常開放,為其他國家的資金進入預留了充足空間。中國並不求“一家獨大”。
      英國《金融時報》刊文說:“中國過去一直是外國直接投資青睞的目的地,然而中國自己的對外投資很快將超過其吸引的外資。這對中國和世界都是好事。在全球資本流向的變化中,中國的對外投資既能造福其他國家,也有助於實現其自身經濟目標。”  (原標題:全球轉型下的中國投資之二——從“投得多”轉向“投得好”)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nlnnied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